4月8日,上海正处在全域静态管理之中,绝大部分市民已落实居家隔离。为保障金融服务的连续性不受影响,兴业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夏维淳正与该行57名员工一道,在江宁路上海兴业大厦值守。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原来,是兴业银行南京分行行长郝超打来的,南京分行一名同事小武2月来上海参与总行的项目小组,原本3月底任务结束后打算返回南京,但因封控被迫滞留在一家酒店里。员工的健康安危牵动着郝超的心,他焦急地打来电话,询问如何能让小武尽快回到南京。

  上海与南京两地一江同心、守望相助。一场静域中的特殊接力就此展开。

  1棒:“这个孩子,这段时间拜托你们关心了!”

  在今年2月中旬,小武来到上海张江,执行兴业银行全网收单升级项目测试工作。这个项目旨在通过场景建设,为大型商圈、连锁商户提供更为安全、便捷的收付体验,也将为当前热门的智慧城市建设增添金融助力。3月中旬,小武所住的酒店实行封控管理,原本回家的计划泡汤。之后,酒店陆续有人核酸检测呈阳性,小武自己也开始发热,一度达到40℃。4月8日,小武抗原检测呈阳性,“这是当上中队长了?”——封控以来一直保持淡定的小武慌了。

  小武立即向单位领导汇报了这一情况。兴业银行南京分行行长郝超得知这一情况后第一时间联系了上海分行行长夏维淳,拜托他一定竭尽全力为小武提供帮助:“这个孩子,这段时间拜托你们关心了!”

  2棒:“一定要尽全力帮他解决一切困难!”

  “放心,我们会安排好的!”上海分行行长夏维淳爽快答应,但他随即思忖:疫情之下,整个上海处于静态管理状态,日常运行模式都被全部切换成网格化、社区化,甚至小区化管控,几乎所有流动都中断,各地因地制宜、因点而异,要想安排好小武,的确存在很多变数。他在办公室静静地坐着,思索着……数分钟后,他微微点了点头,提起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上海分行疫情防控应急工作小组中负责后勤保障的徐生亮。

  “一定要尽全力帮他解决一切困难,我们先妥善保障……”夏维淳对徐生亮嘱咐道。“交给我了!”这头徐生亮刚放下手机,就收到夏维淳的微信,是小武的手机号码。徐生亮立即与小武取得联系,得知小武住在酒店物资无虞,他就三天两头询问小武身体状况,安抚心情,加油打气,暗地里他四处打听物资购买和输送渠道,时刻准备着。

  不久,小武就被转运到了位于临港的方舱医院。一方面,小武知道当时各类物资、物流资源都很紧张,什么需求都没有提;另一方面,徐生亮虽然身在浦西,但他已经默默找人打包好了一大份食品、药品、生活必需品,并且几经周折解决了运输难题。可就在准备运送至方舱医院的前一天,了解到为避免病毒传播,方舱医院不允许个人名义的外部物资送入。

  “哎,我都通通备好了……”徐生亮事后回想起来,还有一点遗憾,“不过没关系,方舱的这个要求合理的,大局为重,我们必须遵守。”

  但这份来自兴业大家庭的关心关怀让身在他乡的小武倍感暖心,焦灼的心情也舒缓了许多。

  3棒:“别担心,一定安排好你的住宿问题!”

  方舱医院条件尚好,营养也有保证,很快小武的核酸检测就呈阴性了,但与此同时,小武也面临着离开方舱后“如何回去、回哪去”的问题。

  根据规定,小武必须要进行7天健康监测才能返回南京,但小武在上海没有住处,偏偏之前住宿的酒店又被划为“封控区”,所以也无法回去,加上一位早于小武一天离开方舱的病友告诉他,因没能找到合适的住处,一度在春寒的夜里徘徊街头。

  小武忐忑地向一直关心着他的上海分行徐生亮求助,徐生亮二话不说:“我们马上想办法,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你流落街头的!”

  可徐生亮一连打了上十个电话,酒店要么已被征用为隔离酒店,要么被安排给了援沪的医务人员,要么自身客满无法入住。“光我一个人找酒店太慢了!”徐生亮赶紧又找来同事老叶,大家分头打电话。从下午5点开始,他和老叶一通接一通地向不同的酒店沟通着同样的问题,一家又一家地因为不同原因被排除,一次次地怀抱希望又一次次地落空。他怕小武焦虑,一边打电话还一边安慰小武:“别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待是一种煎熬。晚上7点,徐生亮和老叶两人一共拨打了159通电话后,地毯式地寻找终于等来了大家盼望已久的答案——在周浦地区为小武找到了落脚的酒店!这在平时,也许只是5分钟就能解决的问题,可在封控期间,却是如此艰难。

  4棒:“我们都是一家人,不客气,一路平安”

  安顿下来后,小武开始忙活如何返回南京的事情。“火车票、核酸报告以及如何从酒店到火车站”是这趟返程最重要的三个要素,每一项都充满变数。

  在健康监测期间,虽然小武没有主动提出,但上海分行的同事们依然和他保持联系,主动、热忱地帮他从市防疫办、区防疫办、12345等多方打听了解离沪手续和要求,同时联系大众出租调度中心……帮助解决从酒店前往火车站的问题。健康监测期结束,小武也终于集齐了“三要素”,顺利踏上了回家的路。

  从一条杠到两条杠,又回到一条杠;从南京到上海,又回到南京。这一趟历程波折种种,实在是太令人难忘。临别时,百感交集的小武微信对徐生亮说:“这段时间我一个异乡人在上海遭遇了疫情、隔离、方舱,一度非常绝望,六神无主。非常感谢您,也感谢所有上海分行的兄弟们对我的关照。等疫情过去,希望能有机会当面感谢你们!谢谢!”

  这不仅仅是一场发生在静域状态下的工作接力、任务接力,更是一场联接沪宁两地、联结兄弟分行的责任接力、情义接力。直到今日,小武也还没和上海分行这些帮助过他的同事们见上一面,只能把这个期望留给上海恢复繁华和活力的那一天。